app快喵

十月初五傍晚,大时雍坊陆府,后院中几株寒梅正含苞待放,树头下的残雪还没完化去。屋内,陆炳正陪着母亲范氏吃晚饭,其父亲陆松也在,一家三口一边吃晚饭,一边闲聊着家常。;

陆松原是兴王府的仪仗卫队典杖,其妻范氏被选作兴王世子朱厚熜的乳母,于是乎,年龄相仿的陆炳便也成了世子朱厚熜儿时的玩伴。所以说,陆家与兴王府的关系非常之紧密。;

正所谓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朱厚熜走狗屎运当上皇帝,陆家自然也跟着飞黄腾达了,不仅范氏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,陆松也被提拔作锦衣卫都指使,而陆炳则担任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。;

锦衣卫都指挥使乃锦衣卫的最高长官,不过论到实权却是不如北镇抚司镇抚使,因为北镇抚司主管诏狱,直接向皇帝负责。;

当然,不管父子两人权力谁大谁小,反正整个锦衣卫系统如今都掌握在陆家父子手中。;

如果按照正常的编制,整个锦衣卫系统应该只有五千六百人,但是明朝的锦衣卫人数弹性很大,多的时候有五六万,少的时候甚至只一两千。譬如正德朝的锦衣卫多达数万,后来朱厚熜登基便裁掉了大部份,所以如今的锦衣卫也就六千左右,光是北镇抚司便占了一半人手。;

范氏约莫三十许岁,皮肤白净,身材丰腴,颇有几份姿色,此时却一脸忧心忡忡,不时唉声叹气的。;

陆松皱了皱眉道“怎么了,可是今晚的饭菜不对胃口?”;

虽说古代女子的地位普遍低下,但也要看具体情况的,女子要是娘家背景强大,又或者本身强大,那她在夫家未必就会处于弱势,甚至还可能压丈夫一头。譬如范氏,虽然娘家背景一般,但是身为皇上的乳母,一品诰命夫人,若论品秩比丈夫陆松还高,出入皇宫见太后就跟逛街市一样容易,所以范氏在家中的地位相对强势,家主陆松反而处于弱势。;

这时,只见范氏放下筷子,叹了口气地道“本以为咱们家从龙飞天,从此可以扶摇直上,至少会像那些勋贵家族般风光百来年,谁知这清福还没享几年就出了这种事,要是鞑子打进来……该如何是好呢!”;

陆松顿时有些不悦地道“胡说八道,内城坚如磐石,鞑子如何打得进来,以后休要说这种动摇军心的丧气话,若是传到皇上的耳中可大大的不妙!”;

范氏在家中一向强势,并未把丈夫的呵责放在眼内,略带讥讽般道“坚若磐石?那外城是怎么被鞑子攻破的,如今连鞑子大汗也来了,还带来了十几万兵马呢,内城真的能守住?妾身虽是妇道人家,但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三岁小孩!”;

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

陆松脸色微沉,不过十分识趣地选择了沉默,因为他很清楚,一旦反驳,妻子范氏肯定会喋喋不休地跟他卯上劲。;

范氏见到丈夫不说话,只管黑着脸低头扒饭,心中不由更来气了,数落道“都怪你这当爹的没用,炳儿如今都十八岁了还没娶亲,要是抓紧点张罗,说不定炳儿早已经开枝散叶了,如今鞑子就在城外磨刀霍霍的,一旦打进城来,炳儿再有个三张两短,那咱们陆家就断掉香火了,咱们将来在九泉之下,如何面对陆家的列祖列宗。”;

范氏越说越激动,竟连眼圈都红了,仿佛鞑子马上就要打进来干掉陆炳,让他们陆家断掉香火似的。;

陆松皱眉沉声道“你这是无理取闹,纯粹恶人先告状,炳儿的婚事不是一向由你作主的吗?自己自挑万拣都拣不着中意的,现在反而怪我,真真岂有此理!”;

范氏怒道“炳儿的婚事是由我作主,但是你当爹的就不能上点心,别总是指望我!”;

陆炳不由暗翻了个白眼,把碗一放,嘴巴一抹便站起来道“孩子吃饱了,有事回一趟衙门,爹和娘亲慢慢吃!”;

“炳儿,回来,娘亲还有话未说呢……快回来!”;

陆炳大步行出屋去,根本不理会身后范氏的叫唤。;

“气死个人了,臭小子现在翅膀硬喽,连娘亲的话都不听了,都怪你这当爹的没把儿子教好。”范氏见到儿子陆炳头也不回地离开,顿时把火都撒到丈夫身上。;

陆炳快步离开了后院,直到听不见母亲范氏令人生厌的鸹噪才长舒了口气,作为儿子,陆炳对平庸的父亲一向不以为然,唯独佩服他对母亲的忍受力!;

“属下参见镇抚大人!”;

陆炳刚行出府门,一名心腹手下便迎了上来行礼,正是那个张环。话说陆炳手下共有三名千户,这个张便是其中之,另外两个分别叫时逢清、洪振。;

“可是徐府那边有动静了?”陆炳沉声问道。;

因为张环近日专门负责盯着徐府,所陆炳有此一问。;

张环摇了摇头答道“徐府跟平常一般,并没有异常。”;

陆炳闻言不由深皱起了眉头,在他看来,如果韩大捷真在徐府,肯定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谢小婉,再加上日前自己派入徐府的两人十有已经失手,要么被杀死,要么被活擒了,如此一来,谢小婉应该会有所动作才对。;

然而,如今徐府毫无动静,也不见谢小婉入宫向皇上告状,事出反常必有妖啊,所以陆炳此时更加忐忑不安了。;

陆炳面色阴晴不定地沉思着,片刻之后才会过神来,盯着张环道“既然徐府没有动静,你来这里找本镇抚作甚?”;

张环目光一闪,压低声音道“镇抚大人,如今鞑子大军在城外虎视眈眈,皇上看样子是肯定不会接受鞑子的条件的,明天就是三日之期了,弟兄几个心里没底啊,所以摆了一席酒,还请镇抚大人赏面。”;

陆炳闻言顿时黑下脸来,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但是手下心腹背着自己搞串联,陆炳心里还是颇为不爽,冷道“带路!”;

张环连忙陪笑道“镇抚大人请跟属下来!”;

醉红楼这个名字听起来颇有些风尘味道,但并不是青楼,而是大时雍坊中的一座酒楼,即使在整个京城都排得上号,权贵圈子都知道,醉红楼的幕后老板乃英国公府。;

这时,张环把陆炳带到了醉红楼外,陪笑着道“镇抚大人里面请,天字号雅苑。”;

“张环,看来你小子这几年捞了不少嘛!”陆炳略带讥讽地道。;

话说醉红楼共有四座独门独院的雅苑,分别称为天、地、玄、黄,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,最低的消费都在千两以上,即使家资巨万的人在这里吃上一顿都会觉得肉痛。;

张环表情有些不自然,陪笑道“托镇抚大人的福,属下近年确实赚了些银子,镇抚大人里面请,时逢清和洪振已经在里面等候。”;

陆炳一拂衣袖,大步往里行去,穿过跑堂来到后面,顺着石板铺就的小径来到了天字号雅苑。;

天字号雅苑面积并不算大,不过布置得十分雅致,梅花争相劲放,幽香扑鼻,有泉池雾气升腾,不知是温泉还是人工加注的热水。;

张环领着陆炳进了屋中,然而,当后者见到屋内大马金刀地坐着的三人时,不由愕了一下,继而转头恶狠狠地盯着张环。;

原来此时坐在屋中的并不是陆炳的心腹手下时逢清和洪振,而是英国公张伦、灵璧侯汤绍宗,还有郭勋。;

“炳少,久违了!”郭勋三人站起来笑吟吟地打招呼道。;

英国公张伦好整以暇地道“炳少不要怪张环,他是本国公本家一脉,本国公让他办事,他不敢不听。”;

陆炳脸色阴晴不定,他一直把张环当成自己的心腹,没想到这位竟是英国公的人,玛的,这些勋贵家族还真的不容小瞧,上百年的家族,势力估计已经渗透到朝廷各个部门了。;

“不知英国公今日把陆炳找来有何指教?”陆炳沉声问道。;

英国公嘿笑道“炳少且安,天寒地冻的,不如先坐下来喝杯热酒暖暖身子再聊!”;

陆炳眼神犹疑不定,不过还是在桌旁坐下,张环连忙上前替他斟了杯温酒。陆炳禁不住冷哼一声,被张环诓来,他心里自然十分窝火。;

张伦端起酒杯喝了一口,淡笑道“本国公听张环说,那韩大捷如今躲在徐府之中,炳少正在为此事苦恼?”;

陆炳不由面色大变,右手下意识地按住了绣春刀的刀柄。郭勋连忙道“炳少别冲动,我们并无恶意,今日找炳少来,正是打算拉炳少一把,要知在场几位都是跟徐晋不对付的!”;

陆炳脸色变幻不动,不过按住刀柄的手倒是慢慢松了开来。;

张伦又抿了一口酒,悠然地道“炳少,本国公听说当初韩大捷已经查出张寅疑似有问题,但你为了构陷徐晋,硬是压了下去,还威逼韩大捷在皇上面前作假证,结果导致徐晋被冤枉,李福达打开杀胡口放俺答南下,这才招致今日鞑子破城之大祸。嘿嘿,此事若是传到皇上耳中,不知皇上会如何处置你呢?磔刑?烹刑?车裂?抑或是凌迟?”;

陆炳脸色刷的一下没了血色,后背冷汗直冒……;

。;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