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香蕉在线视频百度

午后,本来晴朗的天空徒然变得阴沉起来,朔风乍起,寒冷刺骨。

保定城的悦来客栈,房间内放了两只炭炉,空气中的还弥漫着一股刺鼻的中药味儿。谢小婉在炕上昏睡,身上还捂了两层棉被。

徐晋双眼布满了血丝,失魂落魄地坐在炕旁的凳子上,眼神放空,脑海中像过电影般回忆着这两年来和小婉的点点滴滴。

两年前的那个寒冬腊月,也像今天这般的阴冷,徐晋来到了大明朝,穷得家徒四壁,穷得揭不开锅。就是这种境况下,谢小婉这个善良懂事,又让人怜惜的小姑娘走进了徐晋的生活,也迅速地走进了徐晋的心。

徐晋永远忘不了那个满地寒霜的早晨,穿着破草鞋薄襦裙,冻得满手霜裂,怯生生地看着自己小姑娘。从那会起,徐晋便暗暗发誓,这辈子绝对要让这可爱可怜、懂事的小姑娘过上好日子。

转眼间两年过去,从变卖田地破釜沉舟,再到县试、府试、院试、乡试,一路披荆斩棘,如今自己已经是举人了,日子也越过越好。然而,偏偏这个时候小婉竟然病倒了,而且病得如此严重,让人措手不及。

话说进了保定府城后,徐晋立即便打听了城最有名气的大夫,出重金请来给小婉医治。然而这位保定名医看完病后,只是讳莫如深地开了一副药,并表示小婉病症严重,所以不敢保证能治好。

去他妈的名医,这只不过是普通的伤寒感冒罢了,竟然都没办法包治,难怪古代的夭折率这么高!

徐晋第一次如次痛恨古代落后的医疗水平,他害怕,害怕小婉就此离他而去。

此时此刻,徐晋颓然地坐在凳子上,感觉无助而彷徨,整个世界仿佛都变成了灰色。记得上辈子刚刑满出狱时,年迈的老父带着一双面黄肌瘦的儿女来接自己,当时没有如此彷徨过,只是心酸而已。毕竟钱财只是身外物,再穷不过乞食,不死总会有出头之日,但是,生命却不能重来。

这时,月儿提着食盒推门行进了房间,看到失魂落魄地坐在凳子上的徐晋,禁不住一阵心酸,将食盒搁在桌子上,行到徐晋的身旁,轻声道“老爷,该吃晚饭了。”

徐晋木然地摇了摇头道“我不饿!”

lome风 纯白清新写真

看着眼前形容憔悴,形如行尸走肉的老爷,美婢忍不住鼻子泛酸,瞬间泪盈满眶,带着哭腔哽咽道“老爷,求求你吃点吧,从早上到现在你滴水未尽,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,夫人若是见到该心疼了。”

月儿话音刚下,炕上的谢小婉忽然轻嘤了一声,弱不可闻地唤道“相公……相公!”

徐晋顿时触电般弹了起来凑近前“小婉,相公在,相公在这里呢!”

“好热,人家想……喝水!”

“噢,相公这就给你斟水。”徐晋马上回身提起搁在炭炉上的锡壶倒了一碗热开水,混入早就准备好的凉开水中。

这时,月儿忽然惊喜地大叫“啊,夫人出汗了,老爷,夫人出汗了!”

徐晋手一抖,端着的温水顿时倾泻大半,连忙放下碗跑到炕前一看。果然见到小婉的脸蛋红扑扑的,头发有明显的湿迹,探手入被窝摸了摸,竟连衣服都湿透了,不禁狂喜“出汗了,终于出汗了,这药管用!”

感冒发烧用中医的说法就是寒邪入体,用药后如果能出一身大汗(俗称发表),那么便表示寒邪被成功逼出体外,病人也就没大碍了。也就是说谢小婉的这条小命算是捡回来了!

月儿喜极而泣,双手合拾于胸前念“阿弥托佛,谢天谢地,夫人平安无事!”

徐晋却是不敢大意,立即亲自动手给谢小婉擦干净身上的汗水,又换了一套干爽的衣服,以免再次着凉。

谢小婉出了一身汗,看上去精神了许多,烧也退了,红扑扑的脸蛋如熟透的苹果,倚在徐晋怀中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碗水。

“相公,人家还要喝!”谢小婉仰起俏脸娇憨地道。

徐晋乐呵呵地道“好的,相公马上给你倒去,乖乖坐着别动!”

徐晋再倒了碗温水喂谢小婉喝了,后者喝完后又撒娇般道“相公,人家有点饿了。”

“正好炉子上炖着小米粥,相公给你盛一碗来。”徐同学又屁颠屁颠跑去盛粥,小婉想吃东西,那证明身体确在恢复。

谢小婉脉脉地看着忙前跑后的徐晋,眼睛眯成了两弯好看的小月牙,心里暖洋洋甜丝丝的。

月儿掩住笑着道“夫人,看来人家要失业了。”

……

本来灰黑的矿山被白雪覆盖住了,矿山附近有一片连绵低矮的建筑,均是用树皮茅草之类搭成的棚屋,密匝匝的杂乱无章,污水横流,泥泞不堪。

这里是矿场煤矿工人的聚居区,幸而现在是冬天,若是春夏时节,这里必然杂草从生,蚊蝇细菌滋长,恶臭难闻,简直生人勿近,每年病死在这里的矿工不知凡几。

此时,一间棚屋里正传出痛苦的呻吟声。屋里,一名面色苍白的汉子正躺在脏兮兮的木板床上,身上盖着那张麻被也是黑不溜丢的,油迹和煤灰都板结在一块,让人看着想作呕。

五名汉子一筹莫展地站在床边,这时,其中一名汉子嚅嚅地道“堂哥,都过去这么多天也没动静,估计那书生根本没有报官,花狗这伤若再不找大夫,怕是要熬不过去的。”

屋内的这六人正是那天在破庙企图抢劫,最后却被徐晋用火铳吓跑的王堂等人,而此刻躺在床上呻吟那货,正是那天逃出门时摔跤受伤的倒霉蛋,外号叫花狗。

本来花狗的伤并不算严重,只是被铁锄的刃口刮掉一块皮,不过这货仗着皮糙肉厚不当一回事,再加上不注意个人卫生,结果伤口发炎腐烂了,今天还发起烧来,在挖煤时倒在矿坑里面了。

在一众小弟的目光注视下,王堂犹豫了片刻,最终决定带花狗进城找大夫,尽管这很浪费时间,也很浪费钱,但若是见死不救,难免让手下弟兄心寒,以后恐怕也没人肯跟自己混了。

于是乎,王堂亲自背上受伤的花狗,又带着一名心腹发小,步行前往数十里外的保定府城求医。

本来,请大夫出诊能更省事些,不过恐怕没有几个大夫愿意到矿区出诊,因为那里太乱了,矿工在民间的名声又极差,弄不好最后诊金没收着,反而把老命给搭上了。

中午时份,王堂等小心翼翼地进了保定府城,先在街上溜了一圈,没发现有通缉告示之类,这才放下心来。之前王堂还担心破庙中那书生有军方背景,所以逃跑后的几天都老实地龟缩在矿区内挖煤,结果几天下来风平浪静,就连捕快都没见到一个

殊不知徐晋急着给小婉治病,根本没有报官,否则以他举人的身份,还有谢小婉兴王义女的身份,保定府的官员怎么着也得派人排查一遍附近的矿区。

王堂给花狗找了家医馆,顺利地看完病抓药,正准备出城离开,结果却被数人拦住了去路。

王堂等看到拦路之人,顿时面色大变。此刻拦着王堂去路的,赫然正是赵等人。瘦子丘富和混血少女薛冰馨绕到后面,截断了王堂等人的退路。

“你们……想干什么,光天化日之下打劫?”王堂惊疑不定地道。

赵戏谑地道“打劫不是你们干的买卖吗?”

王堂沉着脸道“俺不知你们说啥,俺们只是挖煤工而已!”

赵嘿嘿一笑道“那要不咱到府衙找知府大人说道说道?”

王堂脸色再变,此刻再无侥幸的心理,看来人家是认出来了,压低声音道“朋友,大家都是江湖儿女,没必要牵扯到官府吧,做人留一线,日后江湖好相见。更何况那天俺们也没得罪你们吧,还想咋样?”

赵淡笑道“别紧张,只是想请几位到家里喝两杯而已。”

王堂眼珠一转道“对不住了,俺还得给兄弟找大夫,下次吧!”

赵的尖刀眉一皱,双眼眯成了两条危险的缝,冷道“那就是不给面子了?”

此言一出,丘富和薛冰馨等便手握剑柄迫近,王堂面色数变,最后换上一副笑脸道“喝酒,俺们喝就是了,兄弟前面带路。”

赵眼中的冷意敛去,换上了热情的笑容道“这就对了,朋友怎么称呼?”

正所谓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王堂也只能装孙子,答道“俺叫王堂,山东人!”

“原来是王兄,请!”赵潇洒地作了个请的手势,带着王堂等人回到那处横街窄巷中的小院。

赵王两人如此凑在一起,倒是惹出后来的一场大风波。

……

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

一转眼已经是大明正德十四年的除夕,徐晋也迎来了自穿越到大明朝的第三个春节,过完今天,明天就是大明正德十五年了。

这一天,保定府城内喜气洋洋,家家户户都贴上了春联,手头宽裕的人家还挂上几串红灯笼,点上一匝长长的鞭炮。

城东一座数百平的院子,同样装扮得喜气洋洋,年味十足,门外还有散落一地的鞭炮纸屑。不过此刻,这座宅院却十分安静,墙角的几棵腊梅傲寒而立,缕缕幽幽香在风中散逸。

房间内,徐晋正在埋头苦读,旁边还摞了厚厚一沓草稿纸,是作好了的八股文章,而文章的题目则是当初在南昌时,费师给拟定的。

俗话说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,那天谢小婉的病情有所缓解后,徐晋并没有继续赶路,而是执意留在保定府中养病。为了能让小婉更好地调养身体,徐晋干脆在城中租了一座院子,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了。

幸好,保定府城离京师也就三四百里,如无意外,五天左右应该能赶到,年后再出发也有足够的时间到礼部报到,理应不会误了二月份的会试。

所以这段时间,徐晋都留在保定府中,一边给谢小婉调养身子,一边埋头苦读,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春闱大比。参加会试的都是读书人中的精英分子,主考官更是由内阁大学士亲自担任,靠实力说话,杜绝一切滥竽充数。

半个时辰后,徐晋终于写完了一篇八股文章,又仔细品读润色一番,自认写得还挺满意的。毫无疑问,经过专门的刻苦训练,徐晋如今天的制艺水平已经今非昔比了。

徐晋揉了揉有点发酸的手腕,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然后走出书房去。

此时的院子中只剩徐晋一个人,因为今天是除夕,小婉和月儿一大早便跑去附近的大慈阁上香祈福了,徐晋放心不下两女,所以让大宝和二牛随行保护。

徐晋站在院中,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,缕缕的梅香沁人心脾,顿觉案读劳形一扫而空,干脆练起大舅子传授的吐纳术来。

徐晋吞了几趟津液,正感腹中肌饿,外面便传来了马车声,紧接着院门打开,两名美少女笑靥如花地行了进来,赫然正是谢小婉和月儿。

“相公!”谢小婉见到站在院中的徐晋,立即像只快乐的百灵鸟般奔了过来。

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,谢小婉的病早就好了,而且更显得绯红粉白,今天一身盛装,十五岁的少女更显得楚楚动人。

“老爷!”月儿跟在谢小婉身后甜甜地唤了一声,左手挽着礼佛的食盒,这妮子身形越发的丰满窈窕了。

这时大宝乐呵呵地走了进来,手上提着大堆东西,有羊肉、排骨、一只鸡、一只鸭、竟然还有一条新鲜的大草鱼。

徐晋笑道“娘子买了这么多菜肴啊,今天有口福了!”

谢小婉甜笑着道“今天是除夕,自然要弄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咯。”

徐晋轻刮了一下谢小婉的鼻尖,宠溺地道“年夜饭有娘子陪着,相公吃什么都开心。”

谢小婉俏脸泛起幸福的红晕,这是她和徐晋过的第三个春节,以后还有第四个,第五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