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草莓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王庆丰身为执法堂的副堂主,自然知道许多的事情。

关于黄道明在菩提岛上被萧扬打残废的事情,他第一时间就听说了。

尤其是当他知道了包打听跟萧扬生死莫逆的关系后,他想都没多想,直接宣布闭关,拒绝了包打听的求见。

他一直闭关了很长的时间。

但是包打听始终没有放弃,一有时间就跪在王庆丰的洞府门口,这让王庆丰也都看不下去了,只好宣布出光,打算帮包打听一把。

包打听太重情重义了。

因为重情重义所以值得王庆丰看重。

王庆丰是包打听的师尊,他想培养出来的人才不仅文武双全,还要重情重义,最好就是培养一个侠客风范的徒弟出来。

不得不说,包打听各方面都符合王庆丰的要求。

资质、天赋、根骨、人格、为人等人方面。

王庆丰已经不是第一次考察包打听了,认可了包打听后,就悉心教导,一心培养。

森女气息清纯美女

也正是疼爱宠溺包打听这个徒弟,王庆丰这才无奈出关,答应包打听,为萧扬说上几句好话。

这让包打听激动万分,喜悦不已,因为太过于高兴,没个正行,差点被王庆丰给暴打一顿。

“萧扬兄弟,等着吧,只要我师尊出马,肯定能够说服陈功亮,让陈功亮给一个面子,不再追究的事情。”

包打听兴奋的喊着,匆匆忙忙的带着王庆丰下山,去找陈功亮。

上次萧扬在练武广场跟陈法力生死决战时,包打听就知道陈功亮打算对萧扬动手了,所以时间越来越紧迫,他也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,这才死跪在王庆丰的洞府门口。

“师尊,只要出马,陈堂主肯定会给三分薄面的,到时候我再出肉,送点法宝丹药之类的,这样一来,陈堂主有了面子,也维护了尊严,此事应该可以揭过了。”

一路上,包打听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,反而话语比往常还多,成为了一个话痨,跟他师尊唠嗑着。

王庆丰是一个少言少语的家伙,没有理会包打听,沉默地走着,只是表情有些凝重。

他本来就是执法堂的副堂主,可终究是副的,陈功亮才是真正的一把手,毕竟执法堂内部矛盾重重,几乎所有权利都被陈功亮给架空了。

所以,这一次前去恳求陈功亮,陈功亮未必会答应呀。

自己丢了面子就算了,若是完不成徒弟包打听的愿望,怕包打听也会失望吧。

王庆丰一路上都心事重重的,只有包打听这货才会没心没肺的笑着。

“徒儿,为师先说好了,此事我可以帮萧扬说几句话,甚至可以拉下面子赔罪,但是,如果陈功亮不肯罢休,始终要追究到底,我也是没办法的,届时,可不能怪为师了。”

王庆丰一脸凝重地说着。

对于这件事情,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他跟陈功亮之间,只是上下属的关系,彼此的关系也算不上好。

若是关系足够硬,王庆丰的权力怎么可能被夺了去。

包打听兴奋道:“师尊,放心吧,只要出面,这件事情肯定会成的,就算不成功,我也知道师尊为了我尽力了,倒是让师尊低声下气的求人,这是徒弟的罪过了。”

想到这里,包打听就有些难受了。

身为王庆丰的徒弟,他自然知道王庆丰是一个多么骄傲自负的人,是一个多么有骨气的人,如今为了他的事情,竟然要让王庆丰低头弯腰,这真的是折煞了王庆丰了。

如果不是因为萧扬,包打听决计做不出这种为难师尊的事情出来。

“萧扬兄弟,为了,我拼了,哎,可怜我的师尊。”

包打听内心感慨唏嘘着,很愧疚王庆丰。

王庆丰从包打听的表情变化中,看出了包打听的心思,哑然失笑,宽慰了一句,道:“徒儿,往后有出息就行了,为师已经老了,修为也止步于此了,拉下这张老脸也没什么了。”

王庆丰越是说得这般无所谓和豁达,包打听心里就越是愧疚,总觉得很对不住王庆丰。

“师尊,我会让萧扬知道的付出,萧扬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,肯定也会帮当做师尊对待的。”

包打听只能这般安慰王庆丰。

不过想想也是,在菩提岛中,萧扬的一举一动都表现出了重情重义,仁慈善良,对于包打听可谓是百般照顾,俨然把包打听当做了朋友兄弟。

所以,包打听也把萧扬当做了兄弟,关系好到了这种程度,那么自己的师尊也就是萧扬的师尊了,不信萧扬不给面子。

“嗯,听们说来,萧扬此子却是值得帮助。”

王庆丰也同样认可了萧扬。

从包打听当诉说中,他知道了萧扬的付出,为包打听护法,送包打听菩提果,更是一人面对陈希来、黄忠利、王福来等人的追杀时,不曾打扰过包打听修炼。

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,萧扬此子非同一般,值得深交。

更别说在后面萧扬取得了天级上品法宝沙漠之枪。

没有点气运的人,根本无法获取这种高级法宝。

包打听、王庆丰师徒两去了执法堂大殿,没见着陈功亮,询问了一人后,才知道陈功亮去偏院参加了一个小型聚会。

得知那小型聚会是刘奇峰、李秋峰举办的,包打听心头咯噔了一下,面色苍白,暗地里着急,坏了,坏了,有可能他们借助这一次机会对付萧扬,我们得赶紧过去。

他拉着王庆丰心急火燎的朝着偏院过去。

王庆丰更是爆发了自身的修为,带着包打听加速飞行。

是个人都可以看出来,陈功亮、李秋峰、刘奇峰等人凑在一起,肯定没好事。

很快,包打听、王庆丰师徒就来到了偏院。

刚走到偏院,他们就想着进入其中。

只是,还没迈出脚步,他们就见着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走出来,正是执法堂堂主陈功亮。

“属下拜见堂主。”

王庆丰看见了陈功亮后,急忙行礼,脸上露出万分恭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