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2dse.app下载

,最快更新上门狂婿最新章节!

肖舜顺着老者的目光看向躺在不远处的玄机。

一个能够教导处这等天才人物的师门绝不简单。

更何况从这老者刚才的话语中,他也足以听出一些端倪。

老者的实力乃是望天二重,能够让对方都忌惮的势力……

一念至此,肖舜心中微动,不过很快他也就释然了,毕竟前方不管存在什么样的拦路虎,他都势必要将香江拿下。

正当他暗忖之际,老者缓缓开口道:“年轻人,觉得我的提议如何?”

闻言,肖舜微微一笑:“呵呵,晚辈并没有任何异议。”

对拼三掌而已,他还真没有觉得有多大的压力,纵然这对手乃是老牌强者,不过仗着有“斗战宝典”以及“先天灵脉”在,倒也是有自信能够拿下。

紧接着,常胜等人纷纷走下了擂台,将战场让给了肖舜和老者,如此战斗,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插手的机会。

原本这场比赛的宗旨是为了给香江武界挑选一个盟主出来,不过眼下这场战斗的性质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毕竟,向肖舜这种级别的强者,香江这边的寻常修者上的话,根本就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,刚才那先天巅峰的玄机都被人家给一道拳罡轰晕了过去,遑论他们这些人了。

美女浴室写真

临下台时,杨天才走到肖舜身旁小声说着:“师父,好好为咱们内地武者出一口气,好叫这帮港农们看看咱们的实力!”

对此,肖舜只是报以微笑,天下武者皆是一家,如今两岸分隔多年,也是时候该重新成为一个整体了。

不多时,擂台下就仅剩下了肖舜以及老者两人。

“我柳晨闯荡武界三百余年,自八十年前背井离乡来到香江,便于那两位志同道合的知己创办‘三阁老’组织,如今一转眼,却已是八十年之久了啊!”

看着不远处昂首挺胸的肖舜,柳晨似乎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,目光中又欣慰却也有唏嘘。

微微感慨了一番后,他又接着道:“今日得见如此才俊,老夫也是一时技痒,想我五十年间未曾动手,此番皆可得偿所愿!”

话至于此,柳晨顿了一顿,旋即笑容一正:“小友,虽三招而已,但稍有不慎生死即分,还望慎重对之!”

听罢,肖舜微微抱拳:“晚辈自当眼力以赴。”

面对一名三百多岁的老者,他肯定是要慎重对待。

虽然双方实力都在望天二重的境界,但是“望天境”可不比寻常,修者体内的罡气早已尽数转化为了灵气,所施展的实力跟之前自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同一时间,会场内的众人都聚精会神的看向擂台。

所有在场的人员,都从未曾见过“望天境”高手的对决,即便当下对战双方只攻三招,但这也已经足以让人热血沸腾了。

“我的乖乖,这种级别的战斗,真他娘的刺激啊!”

“嘿嘿,咱们虽然没有了上台的机会,但是能够看到这样的巅峰对决,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啊!”

“我听师父说上一次‘望天境’对决,都已经是发生在一百多年前了,那时候还是武协兴办的而初期!”

……

观众们满脸期待的说着,目光始终都聚焦在擂台的方位。

香江今天的天气十分好,晴空碧日暖风和煦。

此刻正值中午,艳阳当空而照,直射擂台两人,将双方的影子拉的老长。

肖舜的神贯注的看着不远处的柳晨,对方虽然看似年老体衰,但他却能过感受到那不远处传来的猛烈威压,那是属于望天牵着特有的一股气机,浩瀚而又猛烈。

“小友,第一招!”

话音刚落,柳晨气势节节攀升,令原本凝固的空气都变得躁动不安了起来,一股磅礴无边的气势,瞬间将整座会场笼罩在内,令所有人都心头一跳。

而首当其冲的肖舜,此刻只感觉有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疯狂的朝着他的体表外汇聚,似乎想要将他给挤压成薄片。

陡然间,体内“斗战宝典”运转,淡淡的金茫几乎在刹那就将他的身躯包裹在了其中,整个人都泛着一道璀璨的神光。

见状,柳晨微微点头:“不错,如此年纪灵气便已经这般浓郁,的天资实乃我平生仅见!”

说罢,他擎掌横推而出,犹如激流三千尺又似飞瀑落九天,浩浩荡荡,延绵不绝!

“轰!”

掌势初成,天地骤然一黯,原本晴空艳阳的会场,突然变得灰灰蒙蒙了起来,被覆裹在了一片灵气形成的海洋之中。

而肖舜,此刻便是汹涌汪洋中的而一叶扁舟,透体而过的灵气犹如实质,瞬间便将他的衣服刮开了几道口子,那一股股的劲风扑面而来,吹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异象纷呈之中,一道刺眼的光芒引入眼帘,那是一道金灿灿的手掌,带着于无与伦比的威势,急速印来。

“昂!”

高亢龙吟炸响虚空,肖舜体内金光大盛,旋即他目光带着决然之色,化作一条金色的流光,瞬间便撞向那只非同寻常的掌。

“轰隆!”

惊天巨响激荡会场,溢散的气流犹如狂风过境,掀起尘土激扬,而后在战场的中央爆发出了一团无比刺眼的光芒。

下一刻,天地再度恢复了宁静。

擂台上,肖舜在右,柳晨靠右,他们双方就仿佛根本不成动过一般,依旧牢牢的在注视着彼此。

而擂台的正中间,此刻正多出来一个深越十余米的巨大坑洞,几乎占据了一大半的擂台。

一招而已,恐怖如斯!

“嘶……”

顿时,会场内像起了此起彼伏的吸气声,观众们都不约而同的看着擂台上那黑黝黝的坑洞,背脊一阵阵的发寒!

场静谧间,柳晨淡淡一笑:“呵呵,如此神功,小友果然非凡!”

肖舜抱拳道:“前辈也是老当益壮!”

“哈哈,老了啊!”柳晨无奈的摇了摇头,旋即眸子一缩:“还有两招!”

闻言,肖舜满脸凝重的点了点头:“前辈请出招!”

轻生一笑,柳晨也不客套,站在原地挥出一拳。

比起刚才那气势非凡的一掌,他眼下这一招实在是平平无奇。

但肖舜的脸色却是还一变再变,两道剑眉更是皱作一团。

毕竟,这可是勾动天地之势的一拳,纵然看似轻描淡写,但其中蕴含着一丝天道气机,端的是恐怖异常。

“嗡!”

一声轻颤响起,肖舜体外刚刚被敛去的金光再一次浮现,而且色泽比之刚才还要浓郁几分,其中甚至还蕴含着一抹淡蓝色!

见状,柳晨勾了勾嘴角:“哦,竟还能够将丹火化为己用,还真是让老夫意外啊!”

肖舜回答:“前辈这一招蕴含天地之妙,完想要化解其中玄机,唯有依靠能够炼化一切本源的丹火的!”

“妙,实在是妙!”柳晨微微颔首,旋即轻笑道:“利用丹火来破除老夫在这一拳中勾动的道则,这小子还真是滑头!”

说话间,他长拳直送,朝着肖舜肩头而去。

与此同时,肖舜周身金光突然就被一股淡淡的幽蓝光芒说替代,硬生生的将柳晨的拳头给挡在了肩膀一寸之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