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免费看vipapp

一般来说,施展神通九阳金身,肉身会在一瞬间变得金光璀璨,仿佛黄金浇筑一般,格外引人瞩目。

不过自从段辰修炼九阳魔体突破到六阳之境后,便参悟出了一种施法手段,可以令九阳金身这门神通施展起来不再那么引人瞩目。

而以九阳金身的防护手段,要隔绝周围这些鬼雾和玄阴死气,自然是再容易不过了。

当然,在催动九阳金身这门肉身神通时,段辰也放出了他那远超金丹修士的强大神识,以防被什么厉害的煞鬼靠近而不自知。

毕竟他本身并没有修炼什么灵目神通,再加上血神经对气血的感应,对阴魂厉鬼来说根本毫无作用,因此他唯一能依靠的,也就只有神识之力了。

不过段辰很快便发现,随着鬼雾中的玄阴死气变得越来越浓,他的神识探查范围竟开始一点点受到压制,如今以其媲美元婴中期修士的神识之力,所能探查的范围不过方圆数百丈。

然而他不知道的事,明空和木璃仙子此刻的神识探查范围,也才不过方圆十余丈。

“段施主,木璃仙子,不知两位的神识探查范围有没有受到压制?”明空飞在三人最前面,感应到这一变化,不由眉头一皱的问道。

“实不相瞒,妾身的神识探查范围,如今已经被压制到了十余丈,这恐怕和鬼雾中的玄阴死气有关。”木璃仙子低声道,神色一片凝重。

“在下也差不多。”段辰跟着道。

“小僧也是如此。”明空叹道:“想不到这片鬼雾竟能压制神识,还请两位施主务必小心。”

“多谢明空师傅提醒。”段辰和木璃仙子连道。

少女与波斯猫的卖萌图片

不过三人都是艺高人胆大之辈,倒也并未因此放缓速度,依旧继续朝着鬼雾血漠东方飞去。

段辰一面透过神识之力,遥遥感应着方圆数百丈范围内的一切动静,一面神色不动的打量着四周。

此时,三人脚下的沙漠颜色已经完全呈现出黑红之色,就连空气中飘荡的玄阴鬼气,似乎都变得更重了。

就这样,三人一路向东飞行,不知不觉便飞了将近半个时辰,一路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然而段辰的脸色,却并未因为这一路上的平静而有所放松,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愈发阴沉起来。

忽然,飞在最前方的明空忽然停了下来,口中发出一声轻咦,段辰和木璃仙子见状,当即好奇的围了上去,目露一丝疑色。

只见距离明空不远处的血漠中,一具表面布满红丝的白骨,正半埋在黑红的尘沙之中,看起来似乎才刚死去没多久,只是身上的血肉不知被什么东西吞食得一干二净。

而在这具白骨身上,还包裹着一件黑色法袍,不过已经几乎被撕裂成条状,旁边还有一柄断裂成数截的魔刀,表面漆黑深邃,看起来品级不低的样子。

段辰眼中灵光闪动,旋即眉头微微一皱。

看此人所拥有的法袍和魔刀法宝,想来生前定是位

修为不低的金丹修士,然而如今却惨死在此,连全尸都无法保存下来。

可见这修仙路上,一个不小心,就是万劫不复的局面,甚至下场可能比世俗凡人还要更为凄惨。

而且看这名金丹修士的死状,其生前应该是遭到了一头实力极其强大的煞鬼袭击,不但一身血肉被吞噬一空,恐怕就连其神魂也未能幸免。

不是被那煞鬼一并吞噬,便是与这茫茫鬼雾融为一体,化为阴魂煞鬼的一员了。

正当段辰心中升起无限同情感慨之情时,一旁的明空却是蹲下身子,仔细在那白骨身上翻找片刻,跟着双手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果然是他。”

“怎么,明空师傅认得此人?”段辰眉头一挑,望着那具白骨淡淡问道。

一旁的木璃仙子也露出了好奇之色。

“如果小僧没有认错的话,此人应该是万魔宗弟子葵良,当年小僧行走西域时,曾和此人交过一次手,记忆犹新,想不到他竟然横死在此,果真是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啊。”明空轻叹一声地说道。

段辰听了这话,不禁有些默然,沉吟片刻后问道:“敢问明空师傅,这葵良生前实力如何?”

明空闻言,顿时明白段辰的意思,略一思索道:“这葵良实力虽然不如我,但也达到了金丹大圆满之境,而且以魔道功法的诡异阴邪来说,其保命能力应该是不差的。”

“如此说来,这附近一带应该有头很厉害的煞鬼才对。”段辰神情微凝地说道:“之前我还奇怪,这一路上竟然没有遇到任何一头阴魂煞鬼,如今看来,我们应该是闯进了这头煞鬼的领地了。”

木璃仙子听明白段辰话里的意思,脸色也变得稍稍凝重了几分,但目光还算镇定。

而明空则是望着那葵良的尸骨,双手合十的闭目念诵起某种经文来,似乎是在替葵良超度。

段辰见状眼中不由飞快闪过一缕异色,旋即目光一转的看向四周,自顾自道:“竟然连金丹大圆满魔修都陨落于此,说明这头煞鬼的实力绝对可怕之极,即便没有达到鬼王境界,估计也离此不远了。”

语声微顿,他话锋一转的看向木璃仙子问道:“木璃仙子, 你真的确定我们如今所走的这个方向是对的吗?”

“段道友放心,我们如今所走的这条路,绝对是离开鬼雾血漠最快的途径。”

木璃仙子一脸肯定地说道:“而且在我九山海那位前辈的记载中,这条路原本应该是没有任何危险的,想来盘踞在这片区域的那头煞鬼,应该是近五百年才诞生,或是从别的地方迁移过来的。”

“仙子莫怪,在下也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,并没有其他的意思。”段辰连道:“只要仙子确定路没走错,不管前面有什么危险,在下都绝不会退缩的。”

这时,明空似乎也已经超度完毕,双手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小僧也一样。”

木璃仙子见状不由微微点了点头,随即三人略一修整,便继续朝鬼雾深

处飞去。

“木璃仙子,恕小僧无礼,既然如今我等三人都身陷鬼雾血漠此等险地,不知可否请仙子为我等细说一些关于鬼雾血漠之事,也好叫我与段道友心里有些底气。”

飞行途中,明空忽然放缓速度的和木璃仙子并肩而行道。

木璃仙子目光微闪,没有立刻回答,但其沉吟片刻后,还是目光微闪道:

“鬼雾血漠在锁天殿内存在的时间,如今已无从考究,不过根据我九山海历代先辈探索锁天殿带回的消息来看,此地应该位于锁天殿外殿西北方向。”

“另外,鬼雾血漠虽然危险,但却是锁天殿外殿为数不多没有被探索尽的地方,换而言之,在这鬼雾血漠中,或许还藏着一些从上古时期存留至今的宝物。”

话到此处,木璃仙子眼中不由飞快闪过一抹兴奋之色,不过很快便一敛的消失不见了。

然而段辰闻言却是眉头一皱道:“就算这鬼雾血漠中有些宝物没有被人取走,但这些宝物既然能从上古一直存留至今,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取走的吧?”

“这个妾身就不太清楚了,不过这鬼雾血漠存在的时间如此之长,就算其中诞生出鬼王级别的存在,也不是什么奇怪之事。”木璃仙子不置可否地说道。

段辰神色一动的点点头,旋即不再多问什么,而明空见木璃仙子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,也不好再追问。

接下来,三人继续向前飞去,足足飞行了一盏茶的功夫,仍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。

这不由让明空和木璃仙子心中稍安。

也许那头杀死葵良的煞鬼,只是恰好途径此地,如今怕是已经游荡到他处去了。

然而就在这个念头刚从两人脑海中升起时,段辰却是神色一冷的停了下来。

“段道友,怎么了?”明空和木璃仙子见状不由心中一惊,同样停了下来,有些不安的问道。

“前方有人被一群煞鬼困住了,看声势,其中一方出手之人,似乎还是位佛门中人。”段辰眼中异光闪动,说话的同时不忘看向一旁的明空,显然意有所指。

“佛门中人,难道是本门弟子?”明空闻言神色一变,接着不等段辰和木璃仙子反应过来,其便周身佛光一闪的化为一道金光, 破开周遭的鬼雾,瞬间遁向前方。

“这明空,亏他还是出家人,性子竟这般急躁。”木璃仙子见状不由眉头一皱,跟着美眸微眨的看向段辰道:“段道友,为了以防万一,我们也过去看看吧。”

“理应如此。”段辰点头。

虽说眼下最正确的做法,应当是趁机绕过去,但明空所出身的万佛宗,和同为十大仙道门派的北源仙宫和九山海,不说交情有多深,但至少还是有些情分在的,因此两人自然不能袖手旁观。

否则一旦明空活着,消息传出去,对他们二人,以及他们身后的宗派声誉,多少都会有些影响。

fpzw